科研新闻当前位置:[返回首页] >> 科研新闻 >> 内容
北京大学陈晓明教授做客“来园讲坛”第5讲

发布日期:2018-05-31访问次数: 字号:[ ]


    5月30日晚,“来园讲坛”第5讲在北京语言大学逸夫报告厅隆重开讲。北京大学陈晓明教授应邀作为主讲嘉宾,做了题为“如何认识和评价当代中国文学”的讲座。本次讲座由人文学院李玲教授主持,我校及周边院校师生近200人聆听了讲座。

    陈晓明教授是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教育部“长江奖励计划”特聘教授。出版《无边的挑战》《不死的纯文学》《德里达的底线》《中国当代文学主潮》《众妙之门》《无法终结的现代性》等20多部著作。担任中国文艺理论学会副会长,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等职。其研究方向是中国当代文学和后现代理论批评。

    在讲座引言部分,陈晓明教授指出,新世纪中国文学具有开放性与鲜明的多元化倾向,在由“口传文明”到“书写文明”再到如今“视听文明”的变化过程中,文学必然会面临窘境,但这并不意味着文学已死,而是意味它正不断与视听文明结合,朝多样化的方向发展。此外,与中国现代文学的“青春写作”特质不同,中国当代文学具有“晚郁”的特点。

    随后,陈晓明教授从四个方面回应了对当代文学价值意义的批评与怀疑。首先,汉语小说有能力对历史与现实展开强有力的表现。与西方以浪漫主义为底色、永远探索着人类内心与外界冲突的现代小说不同,中国当代小说表现的永恒主题之一是乡村步入现代化过程中面对的冲击以及整个农业文明衰败的过程。这一主题无疑彰显着历史感。陈晓明教授以《妻妾成群》《白鹿原》《受活》等小说为例,指出苏童在《妻妾成群》的书写当中暗含着中国传统士大夫的颓废气息,指向的是封建主义致命的衰落;陈忠实的《白鹿原》展现的是中国农业文明的困境;而阎连科的《受活》关注的则是革命遗产的继承困境,即以市场化与娱乐化方式而被继承的革命遗产构成的自我反讽。

    第二,汉语小说有能力回到本土与乡村经验,在传统与地域性文化里抵达独有的艺术境界。陈晓明教授以贾平凹作品《废都》《秦腔》《古炉》《带灯》《老生》《极花》为例,揭示贾平凹创作中不断向农业文明深处推进,“贴着泥土”回到历史与现实,“落地成型”地对整个乡土生活气质书写的特点。

    第三,汉语小说有能力完成艺术上的自觉更新,以独异的形式独步于世界文学之林。在这一部分,陈晓明教授主要以刘震云作品为例做出说明。如在《一句顶一万句》中,二十年代文学作品中农民的失语地位被改变、沉默寡言的形象被打破。同时刘震云以“话里有话、事里有事、人外有人”的叙事形式进行叙述,这与西方小说的“套中套”结构既有相似之处,也有鲜明的差异。

    第四,汉语小说有能力在传统与现代、中国与西方的艺术交汇中建立起开放的小说艺术。关于这一点,陈晓明教授以莫言小说的独特性为例,结合具体文本,指出莫言小说是对传统与民间、西方现代主义与后现代主义的综合。在其传统章回体结构中蕴含着强烈的现代主义观念,浓厚抒情性、修辞性下又涵括着中国乡村的命运。在莫言作品中,世界文学的声音掩盖同侪。

    陈晓明教授的讲座既包含着对大量文本细节的敏锐把握,也具有回应当代文学地位问题的宏大思想,其丰富充实的内容为在场师生带来很大的启迪。同时,陈教授对交流环节中的每一个问题都做了详尽认真的解答,启示着大家以“不知疲倦地渊博”做好文学研究,在培养广阔视野的同时不忘对艺术细节的深耕。

    讲座结束后,科研处处长聂丹教授发表了致谢感言。陈戎女教授、赵冬梅教授、于小植教授、刘军茹副教授、黄悦副教授、徐立钱博士、赵璞副院长也与同学们一起聆听了陈晓明教授的精彩演讲。

    “来园”是北语最具代表性的园林景观,取“有朋自远方来”之寓意。我校新开设的“来园讲坛”意在展示这一精神内涵,以“弘扬学术、中外融通、开放包容、创新发展”为宗旨,每讲都将邀请海内外公认的知名学者前来做学术讲座,从而开阔广大师生的学术视野,丰富人文素养和综合素质,为提升校园文化品味开辟高端学术平台。

(科研处、人文学院 供稿)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